« | Main | »

2003的一场雪

今天是04年的十一月一号,去年的明天也就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
前天下雨的那个晚上,在教四外面的路灯下,等待掉下来的第一个雪花,那是多么执着,都有一些偏执,穿着风衣,裹着帽子就那样等待了5分钟终于见到了雪花,想起青蛇里面的场景——春城何处不飞花。发那么一条短信,告诉远处的人,说到了霁雪后的故宫,那个场景别有中国文化韵味——恬静深远肃穆。
只是那个晚上回宿舍确实不冷,condensation确实是吸热的,CD里面传来Faye Wong 的雪中莲,清新脱俗。

去google看了blogcn的排名,还蛮高,但是越是这样更新的速度就越慢,改了的签名迄今为止还没有刷出来,只有自己写出来:
抱着无比的决心,对事情并不一定有帮助
乐观地看待一切,结果却常常令人沮丧
作了万全的准备,却还是出了差错
掉下伤心的眼泪,依然于事无补
我在清晨的窗口,观看飞动的生命
努力学习,并试着寻找——几米

昨天晚上竟然第一次出现了失眠,连锁反应还有今天的感冒,把通讯录翻了个遍,发出去的短信竟然奇迹的都收到了回音,为什么大家都爱在喧嚣都市的夜晚游走。
想起了家教回来那个晚上在路口碰见了雷渝东,暮色中感觉是那么与周围世界格格不入的一个人,他的气质适合着不食人间烟火,但是人间的烟火却围困着我们,从努力呼吸无法呼吸。
家教的孩子是一个韩国人,身在异地他乡,没有一个亲人朋友需要有多大的面对生活的勇气。每次去四中上课,感觉有梦回高中时代,那些音容那些笑貌怎可能不在眼前浮现。

有人说,一个重要的人说:我最后还是会回到一切的起点
好像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给我,一个审判
但是我不是在演《甜蜜蜜》,我不是黎明,她也不是张曼玉,一条生活的路阳关和独木始终会分叉。
而我梦想中的她是邱莫言,我是周淮安,在龙门的客栈,哪怕有金镶玉,也比不过我们的心有灵犀,做恋人如果做到粘在一起,那不就是在过家家了嘛。徐克的妻子说:能够在爱人之间兼有好朋友的关系,都是极幸运的人。莫言淮安在龙门客栈的重逢,旁若无人地背手跺方步,那是一种忘掉世界的默契。贝金镶玉偷走笛子,周淮安只淡淡地劝莫言说:身外之物莫过于此刻之情。
对爱的举重若轻,跃然鲜活。

在睡房厅建议看破红尘的人说:一想到爱情就磕磕绊绊,只学习就顺风顺水,但是以顺风顺水那面就要想爱情……
情网,困在网中央
爱情,乡愁,学习,一直在想,但他们好像又互不调和自相矛盾。想起今天讲的气团,事情的复杂程度往往实是几何增长而非线形。
就像强奸,你不能怪罪当事者的长相打扮,只能怪罪施暴者的精神心理,这就是社会——纷繁复杂。

写了那么多乱七八糟,喃喃自语的,在狗尾续貂:
浮萍漂泊本无根,天涯游子君莫问。

Posted on November 1st, 2004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Motion Picture | 影像声画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1)

好像现在只能在blog上得知你的消息了,心里好不悲凉!

February 23rd,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bettywu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