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9th, 2004

那时花开

Friday, October 29th, 2004

好像好久没有上来了,所以难免有上来写点什么表示自己还活着
清频繁地换着桌面,这一阵又兴趣盎然的把redhat拿出来捣腾,又应验了那句话:这个世界的变化真是不能用光速来表示的,黑洞也无法表现人的多样性

一直都在读书,读社会学的书,读着读着听到老樊说:我们学院的人文地理的复兴旨在我们这一批手上了,言过了点,中国话的特点:戏谑和认真指在一线间——博大精深啊!
说我幡然悔悟还是什么,又把三重门翻出来看,竟然还是从图书馆翻出来的,哪天再看看梦里花落知多少,多有怀念价值。让我奇怪的是,许多人能从一个个别人的故事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和对于爱情友情的观念理论方法,而我只是看见里面的语言的魅力或者说是魔力功力……摩擦力

读社会学的书才发现外国人真的很会搞研究,往往就是把一种人经皆知的东西改成高深莫名的理论范式逻辑。只不过他们关怀的东西往往是我们无暇我们发展生产力阶段看不见的长远的问题——受益匪浅。原来社会的构架和社会的网络社会的现象是如此玄妙。
还突然看见一本犯罪心理学,想到自己曾经考虑过生死这个问题,人渺小到自怜地里为自己做不渺小,越想搞清楚这个世界越发现它的博大缥缈,就像那把一个铁管上的锈你从分子拆到原子离子电子中子反什么什么子……很有无穷无尽的哲学感。

还是那么恶俗的看韩剧,当然对于看电影这一期中的有关中国电影这5年的总结报有圣洁的感觉。在里面的观点至少不偏激,不会太商业也不会孤芳自赏的艺术。没有必要由于一部戏是由中国人去日本演的而把一个人的人品一个国家的命运联系上去,一个人的名誉,真的很容易玷污……没有必要的东西太多,电影没有那么惊世骇俗影响地球自转绕太阳公转,就像人们夸大了足球的作用一样,一个足协非政府组织还那么横行霸道。看见了章子怡的努力,看见了可可西里的虔诚,看见了张艺谋的头脑,看见了徐静蕾的内秀……足够了

幸运星快要到一瓶,记得开始折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是给自己的
听说生日礼物有人开始为我准备了,没有想到自己的朋友就是那种铁的不能在铁的,但是其他人得罪的不少
很难想象自己有勇气打电话还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虽然没有提到但是发现彼此交流还是那么亲切
昨天又有人通宵,好像这学期大家都在唱歌,为中国拉动内需做自己的一份力,学经济的人的事情好像我扯远了
看见了我弟妹开始复习数学了,虽然结果是众所周知的那一种,什么草草收场临阵脱逃一类都不是很恰当,终于知道什么叫教导有方,现在我那弟妹连上网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可能离预产期不远了。

最忙的人不会来写这些,全部都是信手拈来的东西,没有逻辑没有组织没有章法没有脉络没有纹理!
还有就是可爱的sisiliar究竟是那位红颜?
月饼,你的恢复我都回了,相信你喜欢这一次文章里的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