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7th, 2004

又是牙齿

Wednesday, October 27th, 2004

龋齿,明天又是排队
好像这周有异常多的事情扑面而来,没有机会喘息,也不想喘息,忙忙碌碌总比碌碌无为来得好。
牙齿痛到不知道凡是什么滋味,营养嘛还是应该摄入,总不能只喝粥吧。

发现的事情太多来不得记录,比如银杏树叶东绿西黄,看一条小路一边一个颜色很不错。
事情发生的太多来不得整理,比如那些八卦,心里涌出一种祝福,没有经历不知其中辛酸苦辣。
好玩的事情也有很多,比如和邱其然聊天,廖英雄无敌聊星际聊魔兽,男孩子都一样
收到的表扬也很多,比如有人说我很有书生气质,像那个石头那个海的黄磊
收到的教育也很多,比如邱扬这一牛逼闪闪的人物还是毅然决然地推掉了副院长的职务
意外也有那么一个,就是我合龙竟然是一等奖学金,还TMD只有两个,总有点比翼双飞的绯闻在盛嚣尘上
月饼生日之后很久没有写东西,只能用忙作借口,时间真是挤出来的

什么诗情什么画意,比不上胖子说决定了就不要变
什么天长什么地久,比不上老爸走时我看见他的背影
什么生离什么死别,比不上我的胡言乱语……
不说为妙

忘了一个问题——sisiliar是哪位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