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好像一切都在荏苒

奇怪自己为什么对于文字那么自恋,总喜欢掉进文字绚烂的漩涡,每次的题目都有那么一点文不对题,但最喜欢的还是题目。

昨天晚上得党会的讨论总让人想起四个字——受益匪浅
大家考虑问题都比我全面,站的角度总是那么高不可及
就像对于党员的作风,我一直认为无非就是做学问做人,人不说了太难,学问一定不能马虎的。但好像一语惊梦人一样,作为一个学生一个青年作为一个人也应该做人和做学问。入党,动机和目的性太强还有资格吗?让我为难?

坐在一堆植物标本中等别人回短信但是迟迟没有消息,听着大家真挚的话觉得为什么现在的人少了心与心的交流,只知道把自己的真诚坦白挂在口中,行事作风上对于自己不利的斤斤计较,突然在大学两年中大家的变化历历在目,我和龙一起感慨,原来他是这样,得意的力量从来就是让人忘形——心已成灰,但是为什么晚上还会有涅磐的效果?是我心急还是天意弄人。

昨天还是去看了看鲁迅他老人家的雕像,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信念上的导师——昨天有人讨论是什么力量支持我们向前进,就是一种斗士的力量,先师走过的路。

还有就是不能回避的友情,之之一番苦口婆心好像也没有挽回会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是我主动,人各有志,好像我就很享受在这种感觉以及暧昧感觉。一层纸——捅破了不是风景就是荒野。

明天是好朋友生日,在这一段时间大家都承受了很多,长大了很多。有人说我们脆弱了,其实是我们知道了自己承担的负担。我们都不再是孩子,不再是小时候过家家的感觉。生日是什么,使一群人在一起腐败?一起分享快乐?还是自寻烦恼?——但生日一定要和大家在一起尽兴。
明天还得早起,医院挂号竟然在早上五点,好像生活一天到晚都在开我生物钟的玩笑。

Posted on October 20th, 2004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2)

一层纸——捅破了不是风景就是荒野

说的对极了

February 23rd,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aalucia

你和他捅破了是风景,我和她捅破了是荒野,呵呵,同样是人,为什么阶级界限就这么清楚呢

February 23rd,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wanwan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