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16th, 2004

老瓶和新酒

Saturday, October 16th, 2004

瓶子都是很老的,但是里面的酒开始新了
就像原来以为交谈可以舒缓心情,发现这种东西只是陷入一种更深层次的依赖和孤寂

昨天
昨天好象很多人要我交代
交代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昨天
终于开始把宿舍整理一下
宽敞了很多,如果人心也能打理就好了

昨天
有人说最近看不懂我
其实他什么时候看懂过我,跟他要了冰淇淋,但是发现他已经人事不醒

昨天
一口气接了两个家教
没有什么好说,好象赌气一样的冲动

昨天
运动会开始了

今天
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想着一个人的快乐

别自己折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