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4

那时花开

Friday, October 29th, 2004

好像好久没有上来了,所以难免有上来写点什么表示自己还活着
清频繁地换着桌面,这一阵又兴趣盎然的把redhat拿出来捣腾,又应验了那句话:这个世界的变化真是不能用光速来表示的,黑洞也无法表现人的多样性

一直都在读书,读社会学的书,读着读着听到老樊说:我们学院的人文地理的复兴旨在我们这一批手上了,言过了点,中国话的特点:戏谑和认真指在一线间——博大精深啊!
说我幡然悔悟还是什么,又把三重门翻出来看,竟然还是从图书馆翻出来的,哪天再看看梦里花落知多少,多有怀念价值。让我奇怪的是,许多人能从一个个别人的故事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和对于爱情友情的观念理论方法,而我只是看见里面的语言的魅力或者说是魔力功力……摩擦力

读社会学的书才发现外国人真的很会搞研究,往往就是把一种人经皆知的东西改成高深莫名的理论范式逻辑。只不过他们关怀的东西往往是我们无暇我们发展生产力阶段看不见的长远的问题——受益匪浅。原来社会的构架和社会的网络社会的现象是如此玄妙。
还突然看见一本犯罪心理学,想到自己曾经考虑过生死这个问题,人渺小到自怜地里为自己做不渺小,越想搞清楚这个世界越发现它的博大缥缈,就像那把一个铁管上的锈你从分子拆到原子离子电子中子反什么什么子……很有无穷无尽的哲学感。

还是那么恶俗的看韩剧,当然对于看电影这一期中的有关中国电影这5年的总结报有圣洁的感觉。在里面的观点至少不偏激,不会太商业也不会孤芳自赏的艺术。没有必要由于一部戏是由中国人去日本演的而把一个人的人品一个国家的命运联系上去,一个人的名誉,真的很容易玷污……没有必要的东西太多,电影没有那么惊世骇俗影响地球自转绕太阳公转,就像人们夸大了足球的作用一样,一个足协非政府组织还那么横行霸道。看见了章子怡的努力,看见了可可西里的虔诚,看见了张艺谋的头脑,看见了徐静蕾的内秀……足够了

幸运星快要到一瓶,记得开始折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是给自己的
听说生日礼物有人开始为我准备了,没有想到自己的朋友就是那种铁的不能在铁的,但是其他人得罪的不少
很难想象自己有勇气打电话还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虽然没有提到但是发现彼此交流还是那么亲切
昨天又有人通宵,好像这学期大家都在唱歌,为中国拉动内需做自己的一份力,学经济的人的事情好像我扯远了
看见了我弟妹开始复习数学了,虽然结果是众所周知的那一种,什么草草收场临阵脱逃一类都不是很恰当,终于知道什么叫教导有方,现在我那弟妹连上网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可能离预产期不远了。

最忙的人不会来写这些,全部都是信手拈来的东西,没有逻辑没有组织没有章法没有脉络没有纹理!
还有就是可爱的sisiliar究竟是那位红颜?
月饼,你的恢复我都回了,相信你喜欢这一次文章里的三个字!

又是牙齿

Wednesday, October 27th, 2004

龋齿,明天又是排队
好像这周有异常多的事情扑面而来,没有机会喘息,也不想喘息,忙忙碌碌总比碌碌无为来得好。
牙齿痛到不知道凡是什么滋味,营养嘛还是应该摄入,总不能只喝粥吧。

发现的事情太多来不得记录,比如银杏树叶东绿西黄,看一条小路一边一个颜色很不错。
事情发生的太多来不得整理,比如那些八卦,心里涌出一种祝福,没有经历不知其中辛酸苦辣。
好玩的事情也有很多,比如和邱其然聊天,廖英雄无敌聊星际聊魔兽,男孩子都一样
收到的表扬也很多,比如有人说我很有书生气质,像那个石头那个海的黄磊
收到的教育也很多,比如邱扬这一牛逼闪闪的人物还是毅然决然地推掉了副院长的职务
意外也有那么一个,就是我合龙竟然是一等奖学金,还TMD只有两个,总有点比翼双飞的绯闻在盛嚣尘上
月饼生日之后很久没有写东西,只能用忙作借口,时间真是挤出来的

什么诗情什么画意,比不上胖子说决定了就不要变
什么天长什么地久,比不上老爸走时我看见他的背影
什么生离什么死别,比不上我的胡言乱语……
不说为妙

忘了一个问题——sisiliar是哪位高人?

都是体液

Saturday, October 23rd, 2004

突然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好像经典的电影都带着体液
要不就是血液,在罗生门里红得异样
要不就是眼泪,在太多太多里面恣意放纵
要不就是汗水,在肖申克的救赎里预示着美好的未来
要不就是精液,所多玛120天中他简直就是泛滥无忌,人性啊人的欲望有纳粹的特性
还有就是羊水、小便、鼻涕、口水……
不用一一而足

明天就是我弟弟和弟妹的一百天纪念
想起来的东西不吉利
为了忘却纪念
不知道这个季节还流行送什么礼物

看了龙凤斗,刘德华郑秀文就是所谓的绝配,无论在瘦身男女还是在孤男寡女中都一样
指使杜琪峰好像没有了当初的创造灵感
还记得暗战中的自行车追逐,然而这一次,表现还好但只是满意答卷惊喜太少
郑秀文早就不复夏日嬷嬷茶中的青涩感觉,反而只是在展示一套套波希米亚服装而已
经典的桥段好像都丧失了它的娱乐性质
刘德华还是在里面装酷得一塌糊涂,没有办法,给这种大龄青年所谓的钻石王老五一机会吧

拨乱反正

Friday, October 22nd, 2004

今晚的晚会终于拨乱反正,把我哥哥的身份找了回来
只不过连老爸也说生活和学习上弟弟好像经验更丰富
欣慰的是从东北带来的梨子很好吃,重阳节的日子终于和一家人团圆了一下
席间不是觥筹交错,反而有些时候是语重心长,我还是那么没心没肺,老弟还是喜欢露出他纯真的傻笑
谈到好多东西好多东西,难免红颜难免尴尬,只不过我和老爸说到多年前的浪漫故事,那一份开放还是有点吓到了我弟弟。

好像最近很多人过生日,每天都在这顿饭局那顿饭局中游走
未来的安排上起码有五个人的生日,好不繁忙!

牙齿好像还行,可以吃东西
但是听说最后填充之后就只有喝粥的命了,悲剧总会在最后发生的。

匆忙之间一周又过去了,虎头蛇尾的。
明天
还有多少明天
可以虚度和荒废
后天
后天如果是世界末日?

好疼好疼好疼好疼

Thursday, October 21st, 2004

看牙齿
五点半起来排队竟然是最后一个
看北京早晨的光辉变化还不错
今天降温
但是还很疼
以后还有四五次的疗程
好几个冰冻早晨
不是我今天不想写
是你疼得我没法写啊
最幸运是好像吃东西没有什么影响

好像一切都在荏苒

Wednesday, October 20th, 2004

奇怪自己为什么对于文字那么自恋,总喜欢掉进文字绚烂的漩涡,每次的题目都有那么一点文不对题,但最喜欢的还是题目。

昨天晚上得党会的讨论总让人想起四个字——受益匪浅
大家考虑问题都比我全面,站的角度总是那么高不可及
就像对于党员的作风,我一直认为无非就是做学问做人,人不说了太难,学问一定不能马虎的。但好像一语惊梦人一样,作为一个学生一个青年作为一个人也应该做人和做学问。入党,动机和目的性太强还有资格吗?让我为难?

坐在一堆植物标本中等别人回短信但是迟迟没有消息,听着大家真挚的话觉得为什么现在的人少了心与心的交流,只知道把自己的真诚坦白挂在口中,行事作风上对于自己不利的斤斤计较,突然在大学两年中大家的变化历历在目,我和龙一起感慨,原来他是这样,得意的力量从来就是让人忘形——心已成灰,但是为什么晚上还会有涅磐的效果?是我心急还是天意弄人。

昨天还是去看了看鲁迅他老人家的雕像,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信念上的导师——昨天有人讨论是什么力量支持我们向前进,就是一种斗士的力量,先师走过的路。

还有就是不能回避的友情,之之一番苦口婆心好像也没有挽回会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是我主动,人各有志,好像我就很享受在这种感觉以及暧昧感觉。一层纸——捅破了不是风景就是荒野。

明天是好朋友生日,在这一段时间大家都承受了很多,长大了很多。有人说我们脆弱了,其实是我们知道了自己承担的负担。我们都不再是孩子,不再是小时候过家家的感觉。生日是什么,使一群人在一起腐败?一起分享快乐?还是自寻烦恼?——但生日一定要和大家在一起尽兴。
明天还得早起,医院挂号竟然在早上五点,好像生活一天到晚都在开我生物钟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