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像阿Q一样不屑

聊天这种东西,好象我一直不能割舍,这学期的生活好糜乱,晚上都到很晚,白天听课听不进去,吃饭没有胃口,好象是什么病毒在蔓延,侵占你的细胞。本来以为自己不怕,其实心有余悸。
该来看blog的人终于来了,我相信我们的父母除了认为理应是我们之外还期望我们像以前一样学习生活两不误,学业为重,我们都开始慢慢承受负担,虽然有些时候独自承受有点吃力。不知道这算不算回了你的评论。
昨天还是跑步,风很大很急,只跑了四公里,已经腿酸了,连下楼都在发抖。

错误和缺点这种东西真的比你对别人的好更有杀伤力,人是一种残忍的动物,好残忍。

看十面埋伏,觉得除了刘德华的剧本之外一切都在水准之上,很唯美。看电影,听同学说在吃月饼。悲伤袭来,回复:中秋将至,断肠人在天涯;莫说乡愁,才下笔头又上心头。
问她如果我说喜欢她会怎么反应,原来就是不理,一句玩笑,现在都不能承受;真真假假,孰是孰非。
看十面埋伏,里面一次次出现兄弟,兄弟,有几分酒肉几分柔情啊,有多大的幸福就有多大的债要你偿。

家教部的老师原来是在骗我,我的承受力还是太弱,竟然听不懂人话。

像阿Q一样不屑,大哥的劝告。

Posted on September 26th, 2004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4)

今早起来,模样可以去拍鬼片,眼睛肿得跟什么似的,从寝室一路到教室,只敢低头看路,不敢抬头看人,怕自己吓死人不偿命,又多条罪名。
昨晚,不对,是今早一点关机后,躺在床上不停地哭,室友都睡了,不敢哭出声,只能强压着。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勇敢,可越这样想哭得越厉害,哭到鼻子耳朵全堵住,哭到呼吸开始变得困难……
印象中,大学后就没再哭过,可这一次再也忍不住。医生告诫我不可以太累要心情愉快,我偏偏作着最忌讳的事。
好想小时候那些单纯快乐的日子

February 23rd,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bettywu67

我问她是由于我们还存在坦白,坦白了一切很好,总比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好,我们要的都只是幸福。每个人的幸福是靠自己寻找的,每个人的情况又是不同的,我坚信我和她之间还存在坦白,哪怕她研究生过来,考心理系,哪怕他考中科院,我也不会选择去走北大那条独木桥。劝自己不用那么孩子气,不是人见不见的问题,是人的本性会为失去的东西痛心惋惜。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站在不同的高度,看到不同的风景。

February 23rd,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诧异你居然问了她,难道真的是失去的才最珍贵吗?
人真是贱骨头,而且每个人都是!!
到底你要的是什么?我要的是什么?她要的是什么?他又要的是什么呢??
淋了点雨,头好痛,好想放假

February 23rd,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swufewqq

现在一切的语言都太无力
所以还是沉默吧
我会常来光顾的

February 23rd,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bettywu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