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6th, 2004

像阿Q一样不屑

Sunday, September 26th, 2004

聊天这种东西,好象我一直不能割舍,这学期的生活好糜乱,晚上都到很晚,白天听课听不进去,吃饭没有胃口,好象是什么病毒在蔓延,侵占你的细胞。本来以为自己不怕,其实心有余悸。
该来看blog的人终于来了,我相信我们的父母除了认为理应是我们之外还期望我们像以前一样学习生活两不误,学业为重,我们都开始慢慢承受负担,虽然有些时候独自承受有点吃力。不知道这算不算回了你的评论。
昨天还是跑步,风很大很急,只跑了四公里,已经腿酸了,连下楼都在发抖。

错误和缺点这种东西真的比你对别人的好更有杀伤力,人是一种残忍的动物,好残忍。

看十面埋伏,觉得除了刘德华的剧本之外一切都在水准之上,很唯美。看电影,听同学说在吃月饼。悲伤袭来,回复:中秋将至,断肠人在天涯;莫说乡愁,才下笔头又上心头。
问她如果我说喜欢她会怎么反应,原来就是不理,一句玩笑,现在都不能承受;真真假假,孰是孰非。
看十面埋伏,里面一次次出现兄弟,兄弟,有几分酒肉几分柔情啊,有多大的幸福就有多大的债要你偿。

家教部的老师原来是在骗我,我的承受力还是太弱,竟然听不懂人话。

像阿Q一样不屑,大哥的劝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