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连嘴角都挂着笑

感冒好象在众人的恐吓之下逃逸了,特别是那一袋水果,出乎意料,吃到的葡萄就不是酸的,要赶快解决掉不要坏了。
又是聊天到很晚,这种伤神的事情我还是乐此不疲。
blog很久没有人留言了,这个世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家教部的复试通过了,才发现自己积德不错,必有好报,从主楼出来的时候看见广场的喷泉,挂着笑,哪怕又欠下一顿顿饭局。
今天她考上机,指责我以后睡觉要有规律,该来的要来了,今晚九点的QQ聊天,雨后的彩虹向着人招手,哪怕你生活在别处。
现在好象流行回忆,我却期望向前看。
今天听有人说我玩游戏(魔兽)很疯狂,汗颜之。
好象马拉松报名的人很多,很想一边听歌一边跑,想听这首歌: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牵挂
剪一段不被爱的分岔
长长短短短短长长
一寸一寸在挣扎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惩罚
剪一地伤透我的尴尬
反反覆覆清清楚楚
一刀两断你的情话你的谎话

成都小吃要拆了,要买自行车了。

Posted on September 22nd, 2004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2)

算又欠偶顿饭了吧 恭喜恭喜

February 23rd,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aalucia

baiguanque060

August 19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刘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