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th, 2004

谁吃青梅,谁骑竹马!

Monday, September 20th, 2004

长干行
李白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澦堆。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一些童年的回忆是我们永远也逃避不了的,比如说:放屁这种事情,永远都很有趣。而现在我们开始长大,开始不用谎言互相欺骗而是用真相彼此伤害。生活就是这样,越丰富多采,就越会有错综复杂的烦恼来填充。
总而那么言之,千万别和生活死磕,你用多大的劲磕,它就给你多大的反弹力。
有时我们借用别人的欢笑来感染自己的情绪,有时借着别人的悲伤来麻木自己的神经。
生活这种东西,没有时光机器,没有月光宝盒,有的只是触手可及的黑暗和深藏在黑暗中的无奈。

现在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晃晃悠悠,扼杀着时间这条大虫,我试图爬得比它慢些,却总是郁闷的死在它的温柔之下。

疯狂的一天,四点就开始,接人就是一种满足的期待,清晨的北京很舒服,一切都那么平和,嘈杂就是生活的反衬。
很想有一种“早起目朝霞,日落望苍穹”的豁达。

其实发现自己特别怕孤独,一再地提醒着自己独立,但是还是困在中央,所以,不如让自己就这样依赖下去。
毕竟,今天石头送我的“手、足”,兴奋不已。兄弟般的情谊,化百千为指柔,化腐朽为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