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Hell & Heaven

Hell & Heaven

如果天堂是善良的最终归宿
那天堂不是很拥挤
拥挤到失去了本应该有的宁静
所以我选择地狱
接受那链狱的考验
辗转那刀山火海油锅的煎熬
只有这样
才能涅磐出生命的绚烂

没有人宁愿孤寂
但是现实的残酷异样的无情
每个人都奢望永恒
但是连钻石都无发历验地球的运动

昨天晚上卧谈,说到了我写作的风格,没有想到竟然可以用香水作比。其实自己就是那样,喜欢迷醉于遣词造句的旋涡儿无法自拔。
还有人说我的文字透着一鼓悲伤,使得看了的人郁闷无比,还是一种驾御文字的能力
但是这可能就是我的内心的解剖,有些东西在文字的面前无法遁形。

北京的秋天的雨终于来了,不缓也不急,明天的肯定一路婆娑的树叶化为春泥
泰山的约会还是没有赴,还是老老实实的寸钱买相机,记录下每一个欢乐时刻
好象现在终于自由了,虽然是相对的自欺欺人,内心的羁绊,自己最清楚明白
今天是两年前报到的日子,那时侯还没有主楼的华彩,只有楞头楞脑的我们
今晚的课题还是要做,该自己面对的还是要面对,自己当时的热情不能付诸东流,坚持就是胜利吧!

昨天听周尚意讲段义孚的逃避主义,其实逃避也没什么不好,人不是在逃避中学会了怎么安身立命嘛!就像防风避雨的住宅,就像省时省力的电器。心理学讲究“我向”“他向”思维,还是把自己的觉悟提高一点好——多为人人,人人就为我了……
好象到了理发的年代,很多人都去理发,当然有我。照着镜子,发现清爽就是一种舒畅,记得好象有一首歌讲:剪断了长发,剪断了牵挂……

Posted on September 14th, 2004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Culture | 知高为师,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1)

他离开我的第三天,一个人上自习忽然流鼻血了,很多,当时没有带纸巾 ,还想别人借。一卷纸都用完了,堆了一堆带血的纸屑。
后来就经常流,直到现在每天很有规律的流两次,看着纸巾上的鲜红,一大块,一大块的,仿佛以为着点什么。哭了很多后觉得再没有眼泪为他流 了,于是变成了血,很灿烂的红色。
怀疑自己这么流下去迟早要死掉。,慢慢的,一滴一滴的,听者滴答声,悄然死去不为人知。躺在温暖的床上,包着他送的流氓兔,流尽最后一滴血,然后魂飞天国!
真的愿意这么离开。

February 23rd,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jjcathap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