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火候

好象形成了每天上来写两三个字的习惯,尽管每天都有一些无病呻吟顾影自怜。

今天尝试了一下photoshop,虽然把自己的照片改得一般,远没有达到想象的目标,现实和梦想的距离,也有过和不及的矛盾,但是心里仍然很有成就感,这已经足够。

古代的铸造师傅讲究火候分寸,武侠小说里的人高手讲究出手的时机。这些确实是游刃于过和不及的边缘的人物,他们能制造无法匹敌锋利的武器,能决胜于千钧一发,这就是得道之人,每一门生活的艺术都有自己的道,我们是生活在凡尘的俗人,不象佛能以无物化百千道,抛万千思绪于事外,只能踏上上下求索的辛劳,体验撞倒南墙的轰轰烈烈。

第二十个教师节。记得很多小时侯的朋友都说以后要当老师,现在想来,特别期望不要让祖国的花朵在他们的手里感觉生灵涂炭;当然也记得小时侯想象自己如果是父母一定要怎么怎么样不会怎么怎么样,才发现自己越来越理解父母。
记得有一次,急性肠胃炎发作,在宿舍里接到母亲的电话,累都打不动的嘘寒问暖,但是我缩在床上忍着一波一波的腹痛说我没事;实在撑不住了自己去了校医院,在路上是走三步蹲下来歇两步,引来惊异眼神一片,偏偏医院关门,只好在还没有开门的教工食堂乞讨了白糖盐开水,幸运的是自己还懂一点医理。
朋友听我事后自嘲的诉说,问我为什么没有人,我说他们在看足球,如果是王菲演唱会我也会……
朋友说如果我在我背你去,昨天试着让一个人背,发现:真的很沉
也许男孩就是应该要强,不在是需要别人照顾的年龄。但是昨天和一个生病的女孩在电话里聊天一个多小时,又验证了语言对于事件的力量微不足道。只有国庆的时候一起出来玩,每一个灵魂都是孤单,对于孤单的灵魂,你做出的越多,你自己的灵魂就越充实。

中午去了龙抄手,久违的凉面,肯定今晚肚子又会不舒服了。回想几个人一起吃面想起了《一碗阳春面》,日本人的温馨,可惜昨天听说水上勉的去世。但是却由于一个日本球员而赌气,是我感情太细腻,太计较了还是什么?对于日本,很多人讲应该怎样看待对待,总觉得这是一个七步诗的故事,一个相煎的难耐。
诶,不知道说什么好。
憎恨敌人会让一个人失去判断力。
感谢憎恨你的人,像罗雪娟一样。都

Posted on September 10th, 2004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